兩個星期內新工作搞定!我覺得我算幸運了,面試得不多,過程也都還
OK,但還是覺得累

原有機會可去基金會,我知道我會喜歡那份工作,有我喜歡的企劃行政,還可以出隊去需要幫助的地方,更能去看各地的孩子,但人算不如天算,機會沒了
我無法等只能調適自己失落的心,找新工作。因為這次出隊讓我回想起學生時代做企劃執行的興趣,想趁這次看能不能轉領域,我就投了會議及展覽公司。同時也投國外業務。

出隊前我想回高雄,因為在台北覺得沒什麼留戀且回高雄可以存錢,但出隊期間我愛上了那段旅程,以為從此以後我可以盡一己之力陪那些孩子,而當機會的門關閉後,我掙扎於高雄及台北之間,旅程回來我不再覺得錢很重要(雖然還是很重要啦)。但若回高雄,這條路很可能就斷了,在台北或許以後有帶隊的機會(雖然機率頗小
{#emotions_dlg.emotion_confused_smile} 上班族的悲哀),和媽談過後,她沒干涉我的想法,我就依自己的心選擇了留台北。

這次找工作不比當年緊張,老神在在,英文自傳和履歷表還是要去面試前一天才打出來的,很悠哉嘛我。一打開履歷幾天就約了兩天的面試共四家:撲克牌、會議、展覽、物流。撲克牌是自己有工廠的外銷商,專做博弈產品,筆試是一封漲價信的中翻英,我看到時差點噗嗞笑出來。他們某台電腦登入密碼有點問題,先要我在祕書的位子上打筆試,我打完第一段時,主管問「打到哪了」「第一段完成」「那
妳打完好了」「怎麼了嗎」「想請妳換到原來那台電腦,不過妳打完第一段了還是打完吧」「沒關係,我換回去好了,我記得我打的內容」主管的表情好像有點驚訝。那封信我寫得很輕鬆,主管面試時看了信問「妳寫得蠻熟練的」我笑笑,不好意思跟她說『我常常在寫漲價信』{#emotions_dlg.emotion_tounge_smile}哈哈。我喜歡那位主管,感覺蠻會帶人的,也很坦白。

會議公司就是執行會議的
(),人事竟忘了告訴應徵者有筆試且得耗費兩小時,我聽到傻眼覺得有點誇張,但想或許她真得忘了。筆試是遇過最難的,第一封信還好,只是通知演講者一些細節;第二題是做所有會議場地的整合,一大疊近二十頁的A4資料滿滿的全是英文,專有名詞非常多,看得頭痛。我寫得算快了,花了一個半小時。我也喜歡那主管,講話很有說服性,她說幾天後會通知進一步消息。

展覽那間面試時談談才發現比較偏裝潢設計類。物流那間臨時改變想找兼國內業務,要像
forwarder的外務般跑客戶。這兩間不算我的菜。

幾天後撲克牌通知第二次面試,見總經理,當場說錄取,但我想等會議那間,所以我說我再考慮。過後主管打電話來問我情形,我坦白了我在等其他機會,主管也很有趣,說不要放棄四年多的業務經歷,我說我會認真考慮。後來我還是回絕了,我想到他們公司應該都知道我把他們當備胎,這樣對剛進去的我立場不會是相等的,和我相處最多的是同事,雖然我喜歡那主管,但又想到那總經理很像HT的施先生...想想還是算了,別讓自己還沒進去就惹了一身腥

外再投幾間公司,一天約三家,那天也剛好是會議公司通知的日期。前一天我假藉確認通知日期之由打電話去會議公司問,第一通人資小姐不在,請她回電;等了兩小時沒消息,我再打一通,說她已經下班了 {#emotions_dlg.emotion_whatchutalkingabout_smile}驚!我再請她同事留言隔日回電。是日沒電話,我告訴自己就打最後一通,接到了人資小組,她說她會再去確認後回電,我特意問有連絡電話嗎,她說有。結果!一直沒再回電...超、誇、張!做會議最重連繫工作,我不相信人資沒看到留言或確認那麼久,或許她只是不想通知不錄取的人,但...我都請妳回電了,基本禮貌本來就該回電,只是講聲抱歉我不知道何難之有?我又不是走後門有人情壓力...我只是一般應徵者啊。看到這樣情形,沒錄取也好啦~小小的細節就知道一個公司對人的尊重與否

那天約的面試有:原物料、家電零件、提包,都是國外業務的職務。原物料公司是代理商,進國外原料物給國內或其他地區台商,純中間商、買空斷空。採集體面試,一次集合七八個人排排坐,一個一個自我介紹,所以
馬上就可以知道競爭者的背景,有國內大學、澳洲碩士、經驗豐富的採購等;環境和主管的感覺蠻自由的,有外商的感覺。

家電零件那間最特別,剛進去時覺得辦公室舊舊的,走過去的兩個年紀大有台客業務的
fu,我再看超級簡單的應徵表格,覺得我應該不會考慮。但是!接連兩個面試我的人都是國外回來的,能力頗強,其中一個還講超流利的西文,兩個一看就知道很有兩把刷子,我開始好奇什麼樣的公司可以讓這兩個待得住?認真打量辦公室,發現幾個坐著的小姐年紀和我差不多,那我剛剛看到的台客大概是國內業務或RD自己有工廠,規模不算小,我有點興趣了。

提包公司比
GF更小,跳過。

家電零件公司說因為同時徵日本線業務,所以一個星期後才通知。結果隔了一天我就接到通知約第二次面試,我知道我機會大了。那次花了超過一個半小時,從總經理到協理再到業務經理,累、弊、了!我心想若不中我會很想撞牆。

當天完我就包袱款款回家悠哉度日。在通知期限前一天就接到錄取電話,終於~速速決定我不想再面試。原本要我隔天就去上班,我人在家裡怎麼去台北,硬凹讓我中秋後才報到,有幾天的緩衝。

上台北那天,媽特意做了黑糖糕,她第一次做,說就當送我;爸送我去坐高鐵途中塞給我幾千塊,我說不用還夠用,他硬推給我叫我拿著;在高鐵座位上,我喝著妹妹幫我泡的冬瓜奶茶、吃著媽做的黑糖糕、想著爸塞給我的錢,鼻子酸了酸好想哭
我不知道我決意留台北是對是錯,當我想去追求我的理想時,是不是得犧牲什麼

創作者介紹

。歲。月。靜。好。

girasolri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我是你弟
  • 沒關係啦,好好做,加油
  • 裕惟~我想你懂:)

    girasolrika 於 2008/09/15 20:18 回覆

  • 凱西
  • 所以你最後上的是家電零件那間嗎? 查理真幸福~ 媽媽做東西 爸爸塞錢這種事 可從來不曾發生在我身上呢~
  • 是的~

    但有時候...沒有經歷反而比較輕鬆= =

    girasolrika 於 2008/10/04 10:21 回覆

  • Vicky
  • 看到最後面 家人的親情
    讓我鼻頭酸
    我來美國 我家人也很捨不得我
    我也知道
    所以當初就跟家裡講好
    請她們不用來機場送機
    因為來的話我一定會哭到眼睛腫
    不管如何 選了自己想要的路
    做得開心 才是家人們心中的期望:D
  • 如果開心得犧牲親情, 你的選擇還會是沒有掙扎的嗎...

    我愈來愈能體會親情是無法取代及割捨的
    凌駕一切的情感...

    girasolrika 於 2008/10/04 10:20 回覆

  • ANGE
  • PARA CON~

    CON~~加油吶~!!!工作是辛苦但如可以從中學習都新東西...而自己HAPPY 東就值得~
  • gracias:)

    girasolrika 於 2008/09/21 11: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