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意在蘭州訂了飯店讓大家純洗澡休息不過夜,使我們在回程火車上能舒服些,感謝天!這久違的第一次洗澡,整個浴缸滿是黃土,洗了兩次完全沒泡沫,洗了四次身體,洗完就發現脫皮了
舒舒服服地洗完澡感覺身體清爽好多,有幾小時的時間可逛蘭州市,我們離開都市太久了,久得都忘了扒手的存在,在一攤賣飾品前大家忙著東看西看時,我感覺腰有點癢以為是色狼,正準備架拐子時一回身,是個女人,她的手在拉我的側包拉鍊,喝!原來是扒手!那女人趕忙趁著人潮跑了,我提醒夥伴有扒手,發現幾個人的拉鍊也都被拉開了,幸好沒有貴重物品在包裡。在蘭州狂吃啊我們,羊肉、麻辣燙等一直吃吃吃。因為口渴而臨時買了搖的飲料,噗超難喝每一杯都沒味道又貴,台灣的飲料店真是天堂。

回程的蘭州到廣州火車,因為奧運關係位置很難買,大家的床位幾乎都是上鋪,難像出發時可以幾個人窩在下鋪聊天打牌,這車廂唯一的下鋪位置是大頭的床位,他的床變成大家的交誼廳
()。他的隔壁床是三位廣州旅客,講話超不客氣,知道我們從台灣來去甘肅支教,一直說什麼台灣那麼小只有幾個人,中國那麼大何必需要台灣人,反正都是些屁話,看著他口沫橫飛的嘴臉我們都想起了那遙遠大山裡龍灘的孩子及村莊,那兒的人才不會這樣『雞腸鳥仔肚』呢!真是都市裡的人都亂七八糟,還是農村裡的人實在又好。



雖然空間有限,但創意是無限的,永祥哥提起可以用兩個上鋪,中間鋪條被子就可以玩牌了,就這樣兩邊上鋪坐了七八個人玩UNO加真心話大冒險。真心話這種東西真得不能亂玩,剛開始尺度都還好,但就在永祥哥輸,大家臨時抓不到問題時,我乾脆「就說說第一次的時間地點吧」,這句話開啟了地獄的大門,大家開始愈講愈猛,最後害到我自己啊!人真得別自作孽。後面幾小時都在胡搞瞎搞到下火車後,嘖嘖,回程沒啥正事可做,大家乾脆百無禁忌亂講話不用負責任。別梯的在晚上還很認真地對伊甸的服務提出建議,我們這梯閒閒沒事幹只想聊天啦賽。

在深圳桑拿館當大爺,不到二千元台幣就做了手指甲、腳趾甲、全身按摩、腳底按摩、頭部按摩、掏耳朵,便宜到爆。網路免費用、洗澡洗頭隨你洗、水果任你吃、熱茶任你喝,會讓人靡爛的地方啊!



因為颱風班機取消,得準備夜宿香港機場,去搜刮了要過夜抗戰的食物後,在半夜的候補竟然補上了,凌晨二點的飛機,大家愈夜愈美麗,很累卻一直在high,回到台灣已凌晨四點半,華航準備了免費接駁車回台北。幾個住台北的又殺麥當勞吃早餐,久久後才一一分手。

 

 

創作者介紹

。歲。月。靜。好。

girasolri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