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恬攝)

我以為我做到的是「陪伴」,但最後卻是比付出的陪伴多更多的「得到」,眼淚混雜了太多宣洩,流了太多太多,流了乾,乾了又流,無止盡地感動。



這是趟不可思議的旅程,那麼地遙遠,那麼地克難,卻那麼地豐富。


(茵姐攝)

出發時,我曾說『啟程,沒有框架,將鑲滿寶貴的回憶鑽石。』



而現在,我要說『大山,天若光,我會記得你。』

創作者介紹

。歲。月。靜。好。

girasolri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