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壯觀的!我一直鬼吼鬼叫 

趁快回來時再去找阿玲。深圳是個挺有趣的地方,很新的都市卻有新舊夾雜的氣息,外省人本地人、廣東話普通話、廣東腔北京腔都充斥著每個巷弄。

阿玲對我這個喜歡四處觀察人事物的觀光客很有耐心地說明我層出不窮的問題,比如,搭了火車到羅湖再轉深圳地鐵到世界之窗再轉公車,經過近三個小時到她那兒,第一句話我就問她「欸!為什麼公車上的男的都不讓座」「妳有懷孕嗎」「呃」「妳有殘癈嗎」「」「所以,為什麼要讓座」「欸不是這樣的吧,我提重物耶!竟然一個空位四個男的搶,有沒搞錯,那些男的都是殘癈嗎」「這很正常耶」「真的假的太誇張了吧」「不然台灣呢」「嗯基本上台北大部份男生都是站著的,即使有空位,也都不會去搶,都讓女生去坐的」「矮呀!這裡是很大男人的,沒這兒事的」每次我覺得奇怪的事總喜歡非要問個所以然不可,兩個地方的思考方式激辯其實很有趣。

 

去阿玲男友的麵包店坐坐時,遇上她男友的幾個同窗,知道我是台灣來的,眼睛閃得勒,劈頭第一句是「你們立法院可以打架的噢」……「是沒錯啦不過這很丟臉,國際間都知道台灣的立法院會打架。怎麼?」「沒兒,覺得很新奇」「哈哈,台灣就是太自由太民主啦」「還有還有,上次那個什麼穿紅衣服遊街那個,他們為什麼那麼閒,都不用上工的嗎」「呃這是個好問題。紅衫軍上街呢是為了他們的訴求和理想,很多人或許是請假或著休息幾天的,也有的是無法到處,但贊助食物啦衣服啦等」發現,他們真的很愛問有關民主、新聞和藍綠問題,害我招架不住,還得盡可能地選擇中性語詞來修飾,天知道我現在在人家的地盤,還是小心為妙。

 

不愛走路的阿玲為了陪我,帶我去靈芝公園和深圳大學。公園超大的啦!群樹又長得錯綜密佈,幾乎把天空遮住了,很清新的地方,要是我家附近有這樣的公園,一定天天來散步。看到公園一處擺宏偉的駿馬雕像,我尖叫失聲(真的是尖叫)「超美的超美的,天哪天哪,這雕像太美了」然後相機一直拍一直鬼吼鬼叫。這樣的雕像真震撼,在寸金寸金的台灣來講是奢求更是渴望,我呆呆地看了雕像好久好久,久到阿玲覺得我太誇張了一直拖著我走。

圳唯一的大學「深大」單是大門進去的大道深不見底,超壯觀的。從大門走到小販部得近半小時,也是綠意深深的地方。

這趟來想找件小洋裝,這裡的真的得便宜,因為滿街的女生都穿洋裝,真夠奇的了,穿牛仔褲加球鞋的人屈指可數。看到一間滿是小洋裝禮服的店,挑了幾件試穿時,阿玲說「妳應該穿這樣上班的呀」「拜託小姐,台北沒人這樣穿的啦,都是真的有場合才會穿洋裝的」「?」「party啦、夜店啦、約會啦、喜宴啦等這些場合,平時穿這樣上班或逛街很詭異耶」「蛤真的噢,這裡的女生都這樣上班和逛街的耶」「所以我才想說在這裡買比較好,需求大價錢應該比較合理」算算合台幣一千左右,賺到。

 

如果要我選擇,我會比較喜歡深圳大於香港,因為深圳有很大片的天空

 


創作者介紹

。歲。月。靜。好。

girasolri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版主
  • 補述

    在電梯裡抱著兩大箱往公司所在的八樓而上時, 旁邊有個阿杯好心地問要不要幫忙, "看妳抱得很辛苦"他說。台灣人真是好有心哪~跟我在深圳公交車上四五個大男人搶一個位子且不顧我兩手提重物的情況真是天壤之別...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