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0x900_02.jpg  

 

結束後的第一個上班日,加班到十點。平常很少加,真做不完就分配明天的時間趕完,但今天無意識的加班了。事情是真的做不完,還有...不想早回家面對空洞的牆。

 

其實這一天跟往常的每一天沒有什麼不同,我一直都是一個人住在小套房裡,平常日偶爾他會來,但大半時間還是一個人過,以前可以很習慣,現在卻覺得好落寞。

 

最後的訊息是要我多保重。嘖,我已經夠重了還叫我保重。

 

有人問我為什麼,我每次的答案好像都不一樣,有時說價值觀,有時說遠距離,有時說已經無力跟對方分享,很多很多的說法都是答案,或許也都不是。他說:時間證明一切。但我寧願相信:活在當下。

 

過去我一直替別人著想,現在卻是被選擇掉,我再不自私一點,誰替我想。兩年多前的那一晚,他的一句妳走得很辛苦讓我變得很容易在他面前哭,而除了我媽外,我很少在別人面前哭,除了看電影看電視看小說被感動外;我曾說你要覺得高興,因為我哭表示我的全然信任。但相對的信任卻沒有回來。

 

我現在只想揍人,而且是要打在肉體上的揍人。

 

再回首看2010要去香港前那時發生的事,有點慶幸果絕地下了決定。那條分岔路若走去左邊,或許現在他會在,但相信我也沒機會在發現問題時思考而是只能忍受。就像那些用很短的時間去決定未來的人,當清醒時才發現現實多殘忍。

 

承諾這東西,不論老鳥還是菜鳥,皆不可信。我已經夠現實了,顯然還是不夠。

 

狠這東西我不想學也不願學,所以傷痕壘壘,從以前到現在。

 

還是只是幫我蓋外套而已?而親手將我埋葬的又是?

 

 

創作者介紹

。歲。月。靜。好。

girasolri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den
  • 我想給你一個大大的秀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