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20060907035744088%2Ejpg[1].jpg 

『麥肯帶著三個心愛的孩子在暑假結束前到山上露營,開心的假期正要結束,卻赫然發現小女兒蜜思失蹤了!經過警方地毯式的搜尋,最後只在一棟山間小屋發現了蜜思血跡斑斑的紅色洋裝

  事隔三年半,蜜思遇害的「巨慟」仍籠罩在麥肯心中。在一個郵差無法送信的暴風雪天,麥肯竟在自家門前的信箱中發現一封署名「老爹」的信,信中只邀請他週末到「小屋」碰面。「老爹」是麥肯妻子小娜對上帝的暱稱,而「小屋」則是他回憶中的至痛。這是某人開的一場惡意玩笑、殺害蜜思兇手的邪惡計畫,還是上帝真的送來了一封邀請函?

  困惑、痛苦與憤怒的麥肯,決定獨自踏上重返小屋的旅程。不料在那兒等著他的卻是……他在小屋到底遭遇了什麼事?這一切跟蜜思、「老爹」又有什麼關係?

小屋」書背是這樣的文案,很吸引人,以為又是個刺激的謀殺推理類,立馬買下。但在讀到前面一大推的推薦序後感到不妙,原來這是本講上帝的書!我一向挺怕這類的書,猶豫著要不要接下去看混著『可是佳評如潮耶,如果是純宗教書,迴響應該不太像這樣』,決定還是把它解決。

其實看到中間高潮時很驚喜,作者用了全新的角度來詮釋「上帝」,包括每個人一定想問的問題:善與惡。不論是否為教徒,真該拜讀!如同其中一篇推薦序寫到,作者完全不想以這本書來洗腦非教徒,只用很平實的道德舉證和反證,輕易地解釋了善惡的對立。真的有豁然開朗之感,不誇張。

印象最深刻的是『法官』一詞,作者用精簡的兩三頁幾句對話,就完全點出世人喜評論這個特點,也殘忍地逼主角做出選擇。是啊!我們每個人都是『法官』,評論著非我族類,議論著與眾不同,手上沒有法槌卻無時無刻以此決定別人的命運。

大家族尤其如此,從小到大的氛圍就是如此,突然有個外來者,明顯和家族格格不入時,圈內人便開始砰擊外來者,『團結』地排外,「因為就是看不慣」。但從沒人想過會不會因為就是每個人的評論而錯殺一人,沒有,沒人想過,「因為那不會發生」「又不可能真的錯殺人」是啊,是不會真的殺人,但言語和冷漠的殺傷力遠遠比肉身的攻擊更具威脅性,而沒有一個人如此想過。

法官法官法官,你們都是法官,沒有白髮沒有官袍不是坐在席上,手上拿的鎚子、嘴裡講出的話,卻比任何一個判刑的法官更嚴厲,無期徒刑,甚至死刑。

看完「小屋」很震撼,或許我以前也是個法官,但願以後我不再論罪判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rasolrika 的頭像
girasolrika

。歲。月。靜。好。

girasolri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